这是我在德累斯顿的最后一个假日。早晨醒来,德国朋友斯多伊尔先生发来的微信已躺在我的手机里:

“这两天还好吗?今天打算去哪里?”

“我很好,德累斯顿真的很美。您还推荐我去哪里?”

“去皮尔尼茨宫吧。”他回复道。

“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我问道。

说实话,德累斯顿于我的感觉就是一座宫殿之城。领略了茨温格宫的辉煌,让人不免有种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之感。

“二战时,皮尔尼茨宫幸免于盟军的空袭,基本保留了原貌。它就座落在易北河边,您可以乘船去。还有,他是中国风装饰的典范。”他答道。

一个小时后,我并没有乘船,却坐在了前往皮尔尼茨宫的公交车上。不知为何,身在异乡,哪怕只是数日的旅行,每每见到故乡的风情、文物,总觉得有种不可言说的趣味。

车子穿